新闻资讯
鹅苗
鹅苗
鹅苗
banner
新闻资讯
当前位置:主页 > 新闻资讯 >
宁波“全国道德模范”与“中国好人”的帮扶情
发布者:金宝搏 点击: 发布时间:2020-01-29 01:51

  陈淑芳(右二)到金建华(右一)的养鹅场指导。图片由受访者提供

  14年前,金建华正准备和女友结婚的时候,却发现女友罹患帕金森综合征,生活完全不能自理。但他不离不弃,坚持与女友结婚,做了“上门女婿”。14年间,他带着妻子四处求医问药,欠下200多万元债务,家中也因此一贫如洗。这份朴素的爱情、漫长的相守感动了宁波,感动了中国,2018年10月,他被评为“中国好人”。

  故事到这里,或许就该如以往诸多催人泪下的版本一样:社会关注之后,感人的爱情依然感人,但凄苦的生活依然凄苦。

  出乎意料的是,金建华的故事却有了另外一个崭新的走向:“全国道德模范”带着技术来了,农信联社带着贷款来了,村委会带着闲置土地来了,企业带着“一条龙”服务来了,他们诚意满满,合力帮助这位“中国好人”创业脱贫,走出困境……

  金建华家在宁波市象山县石浦镇南向村。四周都是新房子,他们家住的两层破旧小楼显得特别显眼。那幢楼是30多年前建造的,斑驳的墙上挂着一个“光荣之家”的牌匾,院子中间堆放着一排红砖。那是当初他和妻子黄珍益结婚前,准备拿来盖房子用的,但因为黄珍益生病,盖房子的事一直搁浅。面临困境,金建华并没有退缩,他一边照顾妻子,一边承包村里的虾塘、去隔壁邻村打零工,想方设法挣钱。

  2018年,金建华的故事被媒体报道后,他先后被评为最美象山人、宁波好人、中国好人。各种各样荣誉、关爱纷至沓来。

  金建华永远不会忘记去年10月底的一天。那天,象山县畜牧兽医总站站长陈淑芳一行人带着慰问金来看望他们一家。

  在闲聊中,陈淑芳询问金建华,想不想养鹅。看到金建华欲言又止的样子,陈淑芳知道他担心什么,便宽慰他说:“放心好了,技术包在我们身上,资金和销售的问题我们大家一起来协商解决。”

  一行人又匆匆地走了,这事金建华并没有太放在心上。

  金建华没有想到的是,陈淑芳回到单位,就召集团队专门成立了帮扶金建华的工作小组,并联系农信联社寻求贷款支持,尽快落实养鹅场选址、土地审批和规划的问题。

  南向村村支书周方志也召开村委会,讨论将一块荒地借给金建华筹建养鹅场的事宜。

  一个多周后,陈淑芳带着象山县委宣传部、农信联社、东南大学教授、帮扶小组的同仁再次登门。

  这一次,轮到金建华惊讶了:县委宣传部和农信联社的工作人员告诉他,最美象山人、宁波好人、中国好人等可以通过信用提供免担保贷款,最高可贷30万元,利息按最低标准结算,而他正好符合这个条件。

  而被陈淑芳请来的东南大学余教授则表示,自己将根据这块地的特点设计出一个最佳的养鹅场建设方案,两三天之后提交方案。

  村支书周方志也带来了好消息:村委会讨论决定,将一块3000多平米的荒地提供给金建华建养鹅场,前两年免费使用,两年后再收租金……

  更令他没想到的是,他从别人嘴里听说,陈淑芳和他有过相似的经历,多年如一日陪伴照料身患癌症的婆婆、变成“植物人”的自家母亲,还资助了7个贫困孩子读书,并将5个孩子接到家中自己抚养成才,还是浙江省第一个基层博士兽医。陈淑芳也因此被评为全国孝老爱亲道德模范、最美浙江人、全国“三八”红旗手等。

  别人这么帮忙,自己还有什么理由退缩?一个字,干!

  又过了三四天,东南大学的余教授将设计方案送了过来。通过核算,这块地要建成养鹅场,需要的土石方耗材较多,加上人工,需要40万元左右,银行贷款后自己再筹借一点,应该问题不大,但是,购买种鹅、饲料的钱怎么办?金建华一筹莫展。

  陈淑芳了解情况后,又联系了象山文杰大白鹅有限公司总经理陈文杰。在了解金建华的事迹后,陈文杰当即拍板,购买种鹅的资金先由他垫付,饲料也可以到公司借,产出的鹅蛋他们可以代为孵育鹅苗,并帮忙销售,所有的欠款将来再从销售款里抵扣。

  陈文杰的仗义出手帮金建华解决了大难题。工商注册手续、土地审批和规划手续,在有关部门支持下,也很快审批下来,养鹅场可以动工了。

  2019年元宵节过后,金建华叫上了村里所有的泥水匠来帮忙,挖填土石方、平整土地、建化粪池、盖工作房、安装饲料搅拌机,忙得热火朝天。

  陈淑芳又带着团队赶往海南澄迈县,帮助金建华和其他几家养鹅场选好了10000只种鹅。

  从3月份到9月份,陈淑芳隔三岔五就要来一趟金建华的养鹅场。有时是大中午赶过来,一下车就进养鹅场,解决好问题,饭都来不及吃一口,匆匆就走;有时候是周末,陈淑芳会牺牲自己的休息时间,拉上丈夫一起来养鹅场转转;有时候她实在忙得走不开,也会叫别的同事来养鹅场查看……

  从养鹅场建立至今,金建华都记不清陈淑芳来了多少次。但他印象最深刻的是有一个周末,陈淑芳和丈夫一起来他家探望,还特地给妻子黄珍益带来了红豆枕头和理疗毯,说自己用过,效果特别好。陈淑芳还拉着黄珍益的手百般开导她,让她放宽心,说金建华养了鹅,日子会越过越好,还可以多赚些钱来带黄珍益去治病。

  金建华告诉记者,妻子之前见到外人一般都不说话,而这一次见到陈淑芳,她很开心,还清晰地叫了一声“姐姐”。

  金建华说,妻子虽然表达不畅,但谁对她好,她心里跟明镜似的。妻子生病这么多年,自己经历了太多的人情冷暖,陈淑芳是他碰到的最好的好人。他明白陈淑芳不仅是在帮助他们从生活上养鹅脱贫,更是在从心理上帮助他们“脱贫”,从苦难中走出来。

  对此,陈淑芳只是简单地说:“金建华对妻子不离不弃,是大家公认的好人。好人,就该有好报!”宁波晚报记者 张晓曦

  陈淑芳(右二)到金建华(右一)的养鹅场指导。图片由受访者提供

  14年前,金建华正准备和女友结婚的时候,却发现女友罹患帕金森综合征,生活完全不能自理。但他不离不弃,坚持与女友结婚,做了“上门女婿”。14年间,他带着妻子四处求医问药,欠下200多万元债务,家中也因此一贫如洗。这份朴素的爱情、漫长的相守感动了宁波,感动了中国,2018年10月,他被评为“中国好人”。

  故事到这里,或许就该如以往诸多催人泪下的版本一样:社会关注之后,感人的爱情依然感人,但凄苦的生活依然凄苦。

  出乎意料的是,金建华的故事却有了另外一个崭新的走向:“全国道德模范”带着技术来了,农信联社带着贷款来了,村委会带着闲置土地来了,企业带着“一条龙”服务来了,他们诚意满满,合力帮助这位“中国好人”创业脱贫,走出困境……

  金建华家在宁波市象山县石浦镇南向村。四周都是新房子,他们家住的两层破旧小楼显得特别显眼。那幢楼是30多年前建造的,斑驳的墙上挂着一个“光荣之家”的牌匾,院子中间堆放着一排红砖。那是当初他和妻子黄珍益结婚前,准备拿来盖房子用的,但因为黄珍益生病,盖房子的事一直搁浅。面临困境,金建华并没有退缩,他一边照顾妻子,一边承包村里的虾塘、去隔壁邻村打零工,想方设法挣钱。

  2018年,金建华的故事被媒体报道后,他先后被评为最美象山人、宁波好人、中国好人。各种各样荣誉、关爱纷至沓来。

  金建华永远不会忘记去年10月底的一天。那天,象山县畜牧兽医总站站长陈淑芳一行人带着慰问金来看望他们一家。

  在闲聊中,陈淑芳询问金建华,想不想养鹅。看到金建华欲言又止的样子,陈淑芳知道他担心什么,便宽慰他说:“放心好了,技术包在我们身上,资金和销售的问题我们大家一起来协商解决。”

  一行人又匆匆地走了,这事金建华并没有太放在心上。

  金建华没有想到的是,陈淑芳回到单位,就召集团队专门成立了帮扶金建华的工作小组,并联系农信联社寻求贷款支持,尽快落实养鹅场选址、土地审批和规划的问题。

  南向村村支书周方志也召开村委会,讨论将一块荒地借给金建华筹建养鹅场的事宜。

  一个多周后,陈淑芳带着象山县委宣传部、农信联社、东南大学教授、帮扶小组的同仁再次登门。

  这一次,轮到金建华惊讶了:县委宣传部和农信联社的工作人员告诉他,最美象山人、宁波好人、中国好人等可以通过信用提供免担保贷款,最高可贷30万元,利息按最低标准结算,而他正好符合这个条件。

  而被陈淑芳请来的东南大学余教授则表示,自己将根据这块地的特点设计出一个最佳的养鹅场建设方案,两三天之后提交方案。

  村支书周方志也带来了好消息:村委会讨论决定,将一块3000多平米的荒地提供给金建华建养鹅场,前两年免费使用,两年后再收租金……

  更令他没想到的是,他从别人嘴里听说,陈淑芳和他有过相似的经历,多年如一日陪伴照料身患癌症的婆婆、变成“植物人”的自家母亲,还资助了7个贫困孩子读书,并将5个孩子接到家中自己抚养成才,还是浙江省第一个基层博士兽医。陈淑芳也因此被评为全国孝老爱亲道德模范、最美浙江人、全国“三八”红旗手等。

  别人这么帮忙,自己还有什么理由退缩?一个字,干!

  又过了三四天,东南大学的余教授将设计方案送了过来。通过核算,这块地要建成养鹅场,需要的土石方耗材较多,加上人工,需要40万元左右,银行贷款后自己再筹借一点,应该问题不大,但是,购买种鹅、饲料的钱怎么办?金建华一筹莫展。

  陈淑芳了解情况后,又联系了象山文杰大白鹅有限公司总经理陈文杰。在了解金建华的事迹后,陈文杰当即拍板,购买种鹅的资金先由他垫付,饲料也可以到公司借,产出的鹅蛋他们可以代为孵育鹅苗,并帮忙销售,所有的欠款将来再从销售款里抵扣。

  陈文杰的仗义出手帮金建华解决了大难题。工商注册手续、土地审批和规划手续,在有关部门支持下,也很快审批下来,养鹅场可以动工了。

  2019年元宵节过后,金建华叫上了村里所有的泥水匠来帮忙,挖填土石方、平整土地、建化粪池、盖工作房、安装饲料搅拌机,忙得热火朝天。

  陈淑芳又带着团队赶往海南澄迈县,帮助金建华和其他几家养鹅场选好了10000只种鹅。

  从3月份到9月份,陈淑芳隔三岔五就要来一趟金建华的养鹅场。有时是大中午赶过来,一下车就进养鹅场,解决好问题,饭都来不及吃一口,匆匆就走;有时候是周末,陈淑芳会牺牲自己的休息时间,拉上丈夫一起来养鹅场转转;有时候她实在忙得走不开,也会叫别的同事来养鹅场查看……

  从养鹅场建立至今,金建华都记不清陈淑芳来了多少次。但他印象最深刻的是有一个周末,陈淑芳和丈夫一起来他家探望,还特地给妻子黄珍益带来了红豆枕头和理疗毯,说自己用过,效果特别好。陈淑芳还拉着黄珍益的手百般开导她,让她放宽心,说金建华养了鹅,日子会越过越好,还可以多赚些钱来带黄珍益去治病。

  金建华告诉记者,妻子之前见到外人一般都不说话,而这一次见到陈淑芳,她很开心,还清晰地叫了一声“姐姐”。

  金建华说,妻子虽然表达不畅,但谁对她好,她心里跟明镜似的。妻子生病这么多年,自己经历了太多的人情冷暖,陈淑芳是他碰到的最好的好人。他明白陈淑芳不仅是在帮助他们从生活上养鹅脱贫,更是在从心理上帮助他们“脱贫”,从苦难中走出来。

  对此,陈淑芳只是简单地说:“金建华对妻子不离不弃,是大家公认的好人。好人,就该有好报!”宁波晚报记者 张晓曦

金宝搏